以前,包括现在的农村老人,多多少少都会信鬼神,敬鬼神,而我这次说的故事,都是真实发生在我身边的。

我老家在安徽池州,而我现在也在池州市的一个边角小镇上读高三,离我家胜利镇也就十几公里,大家百度一下就会知道,我们这个地方的丧葬文化特别浓厚,我从小在外婆家长大,有两个玩的特别好的发小,一个叫光头,一个叫金龙(绰号,真实姓名不方便透露)那时候农村环境挺好,我们几个小孩都玩的野,不过有时候玩疯了回来,金龙的爷爷都非要用手在香炉里沾点香灰,涂在我们额头上,然后问我们都回来了吧,我们几个必须要答,回来了,或者嗯一声也可以(他爷爷是我外婆村里的“老爹”(我们这里的土叫法,相当于四川那边的端公,或者一些地方的摇菩萨的人,我们这每个村都有,一般是两个人,一主一次,家里都有一个实木制的奇怪的方形椅子,上面还有许多铜环什么的,有人问事的时候,就会事先烧点黄表纸,在上柱香,然后两个人就把着椅子,停在一条那种长板凳上,“老爹”来了后,椅子上的铜环就会想,椅子也会动,然后就可以问事了),也是镇上将军庙的庙住)

他们都比我大一岁,我记得在我初一的一天,忘了是2012年还是2013年(好像是2013年),那天下午天本来就很阴,然后就下起了大雨,雷打的也特别大,我们初一在一楼,所以大雨下的都往教室里灌,我们都忙着铲水,老师也没上课,天太黑,打雷又不敢开灯。

外面突然一声惊雷,我们学校的旗杆都断了,估计不是被雷劈的,因为我们事后都没看到一点焦黑的痕迹,应该是风吹断的,估计旗杆时间长了,内部老化,还是铝制的所以不怎么硬,里面应该是空心的,(不信的可以来实地求证,安徽省池州市东至县胜利镇胜利中学老校区,旁边的人都知道)好不容易挨到放学,风雨都小了,雷声也停了,我们几个一起回家,就在路上,金龙说好像看到了他爷爷,不过一晃眼就没了,所以我们都以为他看花眼了,都没放在心上,可我们第二天就听说程青松(金龙爷爷)晚上上厕所的时候滑倒了,现在还在医院抢救,我和光头顿时都想到了金龙昨天说的话,觉得金龙爷爷没多长时间了,昨天恐怕金龙看到的是他爷爷的生魂魂魄(那时候因为家里闲的时候,老人们都说些神神鬼鬼的,所以很小的时候都对那些事情多少都有点了解了)。

果然,没过几天金龙爷爷就去世了,我们这里亡人去世后,要在家停一天,第二天下午要请道士来做法事,做一个通宵,我们这里叫关灯,第三天早上由道士和亲人朋友们送上山,可就在关灯那晚,送亡过桥的时候,(就是在门口用三张桌子横排,中间留大点空隙,每个桌子放一个那种带有靠背的大椅子,中间一个要高一点,两头低一点,在用白布铺在上面,就是一架桥了,道士走在前面,拿着招魂幡和三清铃,也有拿嚓子的,不过招魂幡肯定是有的,后面跟着一个打鼓的,在后面就是亡者长子捧着遗照和一个道士用纸做的灵位,好像还有一个托盘和黑布鞋,然后后面就是家属一人捧着一个莲花碗,里面点着一根蜡烛,要保持蜡烛不能灭,如果快要烧完了还没有结束的话,要赶紧再拿一根续上,排成一条长队,跟着道士在桥底下绕,最后,再由家属扶着遗像和灵位从桥的一头走到另一头,家属和子女必须在一旁喊×××过桥了,别再留恋了之类的,大家可以去优酷视频搜我们这里的法事视频,搜索汪程,这好像是那道士的名字,那视频不知道谁传上去的,和我们这的差不多,差不多有%90都是一样)

咱们言归正传,就在接亡过桥的时候,金龙的表哥突然吓得要死,一直指着门口,说看见奶奶牵着一匹马,爷爷坐在上面,直接走过去了,旁边还有好多人,(金龙的奶奶去世有几年了)那时候大家都慌了,那个道士就拿着一个暗红色直的龙形的木头(进香用的),在三清像前的香炉里抓了一撮香灰(我们这做白事的时候在屋里正厅中间的墙壁上三清像,两边要挂上十殿阎罗的像,还有各种小鬼,都是做法的流程),塞在龙嘴里,然后抵住金龙表哥的额头,不知道念了啥,把他头顶一拍,金龙表哥就晕了过去,于是两个人大夜里马上把人送去了镇上的医院,第二天把金龙爷爷送上山的时候,村里的大部分人都知道了,甚至临近的几个村子也都知道了,到了现在,还有些老人总把这些事和过年在外打工回来的年轻人说道说道,。

所以说,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。有些人即使不信也没关系,但绝不能不敬。